吊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吊床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取势明道与优术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0:28:02 阅读: 来源:吊床厂家

取势 明道与优术

[ 不同的势下,明不同的道,优不同的术,才能对事物的演进具有超前的洞察力和预见力 ]  要成为百万富翁需具备十大条件:1。每天大量时间看盘复盘。2。看两个以上电视股评栏目。3。阅读十本以上炒股书籍。4。每天浏览上市公司新闻。5。多看财经类微博。6。自信和独立的炒股意识。7。全仓跌停依然淡定的心态。8。长相端正不猥琐。9。炒股三年以上。10。自带1000万入市。  这是股民发表在网上的段子,被群友转发到群里。刚读前半部分你会以为是在误人子弟,读到最后一句就会明白,这是股民的一种黑色幽默与调侃。  由于段子中有“阅读十本以上的炒股书籍”,因此欣赏之余,想起要向群友推荐一本书:约翰·邓普顿的侄孙女写的《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》。  推荐这本书有两大原因。  一是我正在阅读。这本书是2010年底中信出版社的编辑寄来的,寄来后就放在书橱里,直到最近2周才翻出来细细读了一遍。读后受益良多,也感叹良多,难怪人们把约翰·邓普顿誉为最具智慧的投资大师。  确实,几位大师中,巴菲特堪称狡黠,他总是以忠厚、朴实示人,向人们展示他堂堂正正的一面,以掩盖其精明,有时甚至冷酷的一面——在商业谈判中,老巴从来就善于趁火打劫、落井下石,冷酷无情,当然,这是符合资本主义道义标准的冷酷。  彼得·林奇可称天才,哪怕他把所有秘诀都告诉你我,也出不了第二个彼得·林奇。因为我们既不可能做到像他这样洞察入微,善于由此及彼地思考,也不可能像他那样能把数千个股票都装在脑子里,供他随时随地在灵光乍现之下完成交易。  索罗斯像个外星人,他总是絮絮叨叨地说着,连他自己也无法说明白,别人更不明白的哲学道理。但旁观者清,这位外星人总能看到地球人看不到的攻击目标和对象。因此,他的操作不管成败,总让人叹为观止。  如果衡量大师的标准不仅限于财富的多寡——如以财富多寡衡量,彼得·林奇也算不上大师,因为他的财富即使在中国,也只能算是中等之家,同时也可算上其思想所影响的人群多寡,以及对投资理论的贡献,那么,威廉·欧奈尔也算一个。他所创立的《投资者日报》,以及所倡导的选股标准和理论,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直到本世纪初的20年里,曾被誉为“成长型投资者的圣经”。他像一位手握长矛的战士,总是鼓励人们乐观向上,进攻、挑战!宁可不买股票,要买,一定买最强势的,其年度涨幅一定要名列全市场前20%,最好是创出历史新高的股票。  狡黠、天才、外星人、战士……每一个大师都有自己的智慧,但真能被誉为最具智慧的,确实是非约翰·邓普顿莫属。  二是虽然开卷有益,但什么时候重点读什么书也很重要,有时甚至是我们能否读出效果的关键。  股票投资类书可分两类。  一类是讲“术”的。这种书任何时候都能读,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能机械照搬,一定要把介绍的方法细细地、全面地验证一遍,以检验它的成功率有多大?而且科学的最大功能是证伪,即证明什么是错的,因此检验不仅要寻找相符的证据,更重要的是寻找不相符的、证明它是错的证据,然后再思考为什么会错?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伪科学,还是因为某种缺陷和局限性,造成它有时准,有时不准?因为世界上要找出证据来证明某一方法是正确的很容易,不信可做一个实验:闭着眼睛在电脑屏幕上随意画一条线,然后打开股票K线图,一个一个翻下去,你就会发现:有许多股票刚好就在这条线的位置上止跌反弹。许多所谓的炒股术,其实就是这票货色:找出能证明它灵验的K线图,一个一个印在书上,让人心向往之。如果这样来写炒股书,我一个月至少可写出一本。  还有一类是讲“道”的。对于讲道的书,我们需要广泛阅读,然后找出一本,放在最容易看到、拿到的地方,作为这一阶段的常读书。为什么?道理很简单,世界上或许有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”,但绝对没有放之四时而皆准的真理。不同的道——不同的风格和理论只适合不同的历史阶段,用错了时代,就会把真理变成了谬误。  当年孔老二周游列国,四处兜售他的仁道和王道,“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”。他不知道,西周礼乐制度的建立绝对和两大因素有关。一是商代纯粹以武力和实力治天下的经验教训,二是周以一个集全族之力只能勉强拼凑起5万人军队的小邦,取得当时总人口已有1000万的天下,也无法和商一样,靠武力弹压天下,自己却能随心所欲,只能更多地讲仁道、王道,长幼有序、尊卑有节,平民贵族都要讲规矩,不能胡来,哪怕喝个酒都要讲时间、场合。而春秋时代已是天下大乱,诸侯争霸,对他们来说,最需要的道是霸道,最需要的术是争霸术。给他们兜售王道,岂不是深更半夜叫人去晒太阳?  曾经累累如丧家之犬的孔老二到了汉武帝时代却开始走红了,这是因为大一统江山已完全巩固,统治者开始要让老百姓守规矩,讲服从了,而孔夫子的这套东西正好契合了这种需要,所以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。  同样的道在不同的时代,命运却截然不同,关键只有一个:是否与时代的需要相契合。所以古人讲“取势、明道、优术”,将取势——了解并顺应天下大势放在第一位;将明道——弄清所需的道放在第二位;最后才是选择并优化术。  从取势、明道角度讲,过去20年有2本书给我的帮助很大。  第一本是张松龄的《股票操作学》。这本书里有许多术,但有用的不多。最有价值的是对20世纪70和80年代我国台湾股市的介绍,有大市也有个股的。它帮我了解了草莽时代股市的基本特征和所行的道。别人的昨天就是我们的今天,从这一观点出发,我认为作为同一个民族、同一个国家、同一种文化的沪深股市,在其初创阶段,市场总体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一定会和当年台北股市大同小异。不同的势下,明不同的道,优不同的术,才能对事物的演进具有超前的洞察力和预见力。这本书在早期股市中对我的帮助很大。  第二本是威廉·欧奈尔的《笑傲股市》。1996年上半年是我最彷徨的时候,理性上我认为一轮大牛市已经开始,之前也做过相关预测,但潜意识却对这轮行情有一点抵触和抗拒。我知道这不是术的问题,而是与道有关,因为初创期已经过去,从《股票操作学》中“明”来的“道”已经过时,对股市也不再具有信心十足的洞察力和预见力。没有了预见力,你时时会有一种随波逐流的感觉。  某天下午,突然在小区边的书店里瞥见一本书《笑傲股市》,书名很俗,哗众取宠,不是我喜欢的。但刚欲转身离去,威廉·欧奈尔的名字跃入眼帘,一把拿起,翻也不翻,就直接付款,回家。一口气读完,顿觉神清气爽,豁然开朗。欧奈尔是个致命的乐观主义者,积极进取是他的天性,这种天性几乎洋溢在他书中的每一角落。而且道、术合一,所传之道,所授之术,均非常适合高溢价时代股票投资者的需要——看过这本书,再回顾1996到2010年的沪深股市,你就会明白,“成长型投资者的圣经”绝不是浪得虚名。因此,从1996年开始,每当大盘进入底部或行情开始后,我总会拿起这本书,再细细地读一遍,品味一遍,心甘情愿地感染他的气息。  2011年的3067点是沪深股市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当天,沪深两市的流通市值达到创纪录的21.59万亿元,占M1的比例超过70%,股票宏观供不应求局面彻底结束,从此,股票保证金余额相对流通市值的比例不断下降,一个新低接着一个新低,沪深股市也彻底(至少在10年内)告别了激情年代。其势已定,其道必变,何以解忧?唯有约翰·邓普顿,这就是我要在这时向大家推荐《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》的原委。  如果说,威廉·欧奈尔积极进取的态度反映在选股上,其实就是三个字:新——新产品、新服务、新管理层、股价新高点;增——盈利高增长;强——股价年涨幅名列前茅,那么,约翰·邓普顿的核心就是2个字。一个是低:在低谷时买进;一个是全: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投资对象。因此,邓普顿不仅是逆向投资之父,也是全球化投资之父。  我认为,许多人对邓普顿的逆向投资都有一些误解,似乎就是简单的人弃我取,其实不然。他的低价股政策包含3个方面。第一个是市场人气的最低谷,即最悲观点买入,这是大多数读过他的书的人都知道的(巴菲特做不到这一点,他总是在人气刚有点悲观时买入)。第二个是循环周期的低谷,即在行业和公司业绩循环周期低谷时买入(这样的股票巴菲特不会买,因为无法估值)。第三个是估值的低谷。而且认为,估值低不仅仅看市盈率、市净率等,需要看几个方面,简单地看低市盈率可能会买到最高点的股票。  有3次重大的战略性投资可帮我们了解他的低价政策。一次是二战期间,他重仓买入一批亏损股,结果在其后的战争繁荣中,昔日绩优股只获得了11%的平均收益,他重仓买入的绩差股却获得了161%的年均复合收益。一次是20世纪60年代买入日本股票,原因是他发现会计准则使日本蓝筹股被低估了60%以上,如日立公司股票表面看市盈率为16倍,实际上按美国的会计准则计算,只有6倍。第三次是1979年大力建仓美国股票,原因是,美国股票的平均股价相对其资产重置成本只有0.59倍。因此,无论是简单的价值投资,还是人弃我取的逆向投资,都无法准确地归纳邓普顿的思想,他确实是最具智慧的投资大师!我相信,如果不是以个人财富做衡量标准,他的地位绝对在巴菲特之上!  第一次知道邓普顿的名字是1997年,在了解了他的基本思想后就没再关心过,因为我觉得沪深股市暂时还不需要这样的投资之道,过早地去领悟他的思想只能让自己走向歧路。但是,进入2012年后,大量的事实使我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,启动约翰·邓普顿,让他的思想、他的智慧引导我们,鼓励我们,是时候了!去看看近期市场的强势股,你就会明白这一点。  术,可攻城略地;道,可兼取天下。道不明,术再优,难免会像项羽,百战而百胜,但垓下一战,前功尽弃。取势、明道、优术,明道,请从约翰·邓普顿开始。

ib考试

ib课外辅导

alevel辅导班

alevel报考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