吊床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吊床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电影放映员黎泰仪35年的光影人生

发布时间:2020-03-02 13:37:39 阅读: 来源:吊床厂家

永德村民在观看电影。

电影结束后,黎泰仪开始收拾放映设备。

(原标题:“光影人生”:黎泰仪35年的坚守)

10月17日,深秋的兴业寒意渐浓。下午5时,黎泰仪在家匆匆吃了一碗面条,拿起一件外套就出发了。这一晚,他要到距离县城36公里的高峰镇永德村放映两场电影。

“现在天暗得早,晚上7时就可以放电影了,永德村太远,必须早点出门。”在别人快下班的时间才开始上班,这对黎泰仪来说早已习以为常。

在兴业县电影公司停车场,笔者跳上放映车,跟随黎泰仪踏上了他的永德村放映之路,开始体验他那“昙花”般的生活。

与电影的不解之缘

“缘分+热爱。”在去往永德村的路上,当笔者问起为何选择当一名放映人时,开着车的黎泰仪淡然一笑。

黎泰仪告诉笔者,他从小就喜欢画画,但由于当时家庭条件不太好,一直没有机会进行专业的学习。高中毕业后,他回到石南镇七团村的家中帮助父母耕种。1974年,他进入了石南镇食品站工作。尽管进入了当时比较“吃香”的单位工作,黎泰仪还是没有放弃学画画。工作的空余时间,他都会拿着一枝笔在纸上涂涂画画。

1975年,黎泰仪想接受美术专业培训的梦想得到了实现。玉林市的多名美术家到七团村开展美术培训班,免费对有美术兴趣爱好的村民进行培训。这一次专业培训,使黎泰仪的画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。

1978年,石南电影队招聘电影放映员。当听说放映员的工作不止是放电影,还会做制作幻灯片、画海报等与美术有关的工作时,黎泰仪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应聘。经过层层筛选,最终黎泰仪顺利进入石南电影队当上了一名放映员。从此,他也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此后,从石南电影队到石南电影站,再到现在的兴业县电影公司,黎泰仪的工作变换了三次,职务也由一名普通放映员变成县电影公司的经理,不变的是,35年来,他始终坚持下乡给乡亲们放映,从未间断。用他的话说,他与电影已结下了不解之缘,剪不断、割不开了。

35年守望,见证电影兴衰

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的弯曲山路,下午6时10分,我们终于到达永德村。

放映车的后箱被打开后,笔者才发现里面有条不紊地放着数字机、银幕、音箱、支架、电线、桌椅板凳等设备。

“这台农村电影流动放映车是2011年国家发放的。”黎泰仪告诉笔者,他刚参加工作时,下乡放电影都是用自行车拉设备。那时虽然辛苦,但在那个文化生活比较匮乏的年代,下乡放电影非常受百姓欢迎。特别是在农村电影事业最辉煌的时候,只要一挂起银幕,前来观影的村民总是人山人海。

1993年,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向深入,随着有线电视、VCD、DVD影碟等进入千家万户,农村电影渐渐跌入低谷。很多农村放映队陷入无米之炊的困境,乡镇电影站的经营也因为经营惨淡,陷入了倒闭状态,很多放映员都被迫离开放映行业,另谋出路。“电影是娱乐方式的一种,在农村不可能会消失的。”凭着这股信念,黎泰仪在电影业最艰难的时期选择了留守。

1997年,兴业县电影公司成立,黎泰仪担任公司经理一职。

“接手管理时,公司真的是一穷二白。”黎泰仪告诉笔者,当时农村电影还是低迷时期,为了确保公司能正常运转,他多方联系给一些学校放教育电影,同时也想方设法给私人播放电影为公司创收。尽管如此,放电影的微薄收入也只能勉强够公司运转。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公司员工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工资领。每次回想起这段艰难时期,黎泰仪都会感慨万千。

直到2007年,国家大力提倡电影下乡,黎泰仪日夜期盼农村电影的春天才终于再次来临。

累并快乐地继续着

拉电线、挂银幕、装喇叭、架数字机……在永德村篮球场上,黎泰仪娴熟地安装放映设备。不到15分钟,安装便完成了。“自从笨重的胶片放映机在2010年被数字电影放映设备替代后,我们下乡放映就轻松多了。”

他告诉笔者,自从2007年开始放映公益电影以来,兴业县电影公司每年都有2520场放映任务。他个人所管辖的放映区涉及26个村,按照上级一村一月放映一场电影的要求,每年他要下乡放映312部电影,一年到头几乎都在黑夜中来回奔跑着。

永德村就是黎泰仪所管辖的放映村之一,这一晚是他今年在该村播放电影的最后两场。

晚上7时,夜幕降临。虽然凉风飕飕,但前来观看的村民仍然络绎不绝。球场上,一方银屏、一束亮光、一群村民,寂静的乡村开始变得热闹起来。

“你家里有电视了,为什么还要出来看电影?”笔者询问起坐在一旁的村民陈渭瑶大叔。

“一帮人看电影比自己看电视热闹,再说了,电视天天都有得看,电影一个月才有一次嘛!”正在放映的剿匪片《追剿魔头》让陈渭瑶大叔看得津津有味。

“每个月都会盼着黎经理来放电影,要是等久一点不见他来,我们有时还会跑到村委会去打听放映时间呢。”村民罗育猛大哥笑着说。

晚上10时,两场电影放映完毕。村民们谈论着电影,意犹未尽地散去。收拾好放映设备后,黎泰仪发动车子准备回家。

夜晚的乡村,万家寂静。“工作都是在晚上,应该很累吧?”跟随了一个晚上,笔者已经开始感觉到了疲惫。

“走‘夜路’的怎么会怕累呢?!”驾着车的黎泰仪虽已年过半百,却依然精神抖擞,他一句玩笑般的回答让记者的瞌睡虫瞬间跑了,不由跟着他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现在媒体这么发达了,还有这么多村民喜欢看电影,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。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下去呢?”还有两年就退休的黎泰仪感慨地说,虽然公司现在还是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诸多困难,但他还是会将这份累与快乐并存的工作继续下去,因为,他对放电影这份职业不止有了感情,还有一种责任。

洛阳京城白癜风研究所

杭州同济医院

武汉阿波罗医院

北京华尔医院

相关阅读